2012-02-03

我的女兒在家出生


(本文是從爸爸的角度看問題;亦強烈推薦另一篇由太太所寫,以第一身的經驗,從女性自主的角度去看在家生育的文章 (按此)。)


從來沒想過會寫這篇文章:我對生育沒有直接的經驗, 一直認為只有太太才有資格講述她的觀點。不過,一年後的今天,希望對在家分娩有猶豫的爸爸,會受到我的經歷鼓舞。

我有兩個孩子,一個快四歲,一個剛滿一歲。哥哥在公立醫院出生,妹妹在家出生。

四年前,立志積極參與兒子的出生和育兒。辭掉了研究工作,與太太參加了產前培訓班,這些課堂有些著重理論,有些著重練習。當時天真地以為,縱使醫院產房的環境陌生,也能好好地支援太太。

令我們震驚的事情發生。太太開始滲漏少許羊水後,便馬上進入預約好的公立醫院,怎知當值醫生竟然猜測太太羊膜破裂過久,要求馬上進行催生。結果完全破壞了我們原先的計劃:原本希望能夠一起運用在上堂時學過的技巧,例如按摩、轉換姿勢、生產球等,協助太太紓緩陣痛。可是,醫生要求太太完全地躺在床上,不准落床,也不准進食和飲水,倘若十二小時後藥物催生不成功,就會進行剖腹生產。雖然太太最後於十二小時限期前成功經陰道分娩,但過程中那些完全處於被動的感受、無法成功授乳的擔憂、身體任人罷佈的感覺、被專業控制、科技和藥物取代互助自助後所產生的無力感,加上床上難換姿勢紓緩劇痛、被迫依賴麻醉氣體和藥物等,交織糾纏在一起;西醫權力製造馴服病者角色,我們感到很氣餒。

況且,當媽媽看過剛出生的仔仔一面後,醫護人員不是依照世界衛生組織的建議 ── 立刻拿給與他一起共生九個月的母親作必要的肌膚接觸,和讓寶寶依本能吸吮乳房 ── 而是在產房外面進行了整整一個鐘頭的例行檢查。

(但與私家醫院比較, 公立醫院的好處在於政策上不會擅自以奶咀餵養寶寶奶粉,大部份情況下母親與嬰兒同室,方便媽媽以母乳餵哺。)

但是,當太太再次懷孕,並表示希望在家分娩時,我最初的態度是猶豫的。雖然自從廿年前在大學看過第一本有關醫療社會學的書本後,就對西醫抱著批判的態度,但仍懷疑在家分娩會否危險。(而且,作為主要家務勞動者,也不想執拾在家分娩後的凌亂 :-) 不過,當從一些外國統計數字得知,原來對大部份正常孕婦來說,在家分娩與醫院分娩的安全程度相若,而多次產前檢查也顯示太太腹中胎兒情況穩定時,就放下了心頭大石。

最重要的是,我尊重太太渴望掌握生育自主權、享有控制自己身體的權利。她看過大量的關於在家分娩的書本、文章和影像,從來沒有見過她對一個主意這樣著迷,使我十分感動;她需要的是丈夫的無條件支持。

最後我們決定在家分娩,太太不久後告知已找到一名富有經驗的助產士。我得承認今次有點懶惰,只和太太上了堂產婦瑜珈班,和讀了Birthing from Within (Pam England 和Rob Horowitz著) 一書關於父親角色的一章。.

緊張的日子終於降臨。半夜時,太太突然感到陣痛;到了大清早,這些陣痛變得有規律、強烈、持久和緊密,我們知道妹妹很想出來。我馬上通知助產士趕來,這時太太已經痛得側臥在大床前面地上的墊褥上,動彈不得,以免寶寶太快出來。我嘗試按摩她的腰背、給她熱水袋和提醒她呼吸,並開始收拾床舖,以供一會兒的分娩需要。不過,還要守護著睡房,以免我們的性情幼兒衝入,還要生怕他受驚和感到被拒絕。幸好,雖然兩名承諾前來幫忙的朋友,最後都因公事不能前來,另外兩位朋友後來相繼來到,其中一位可照顧著仔仔。

沒多久,助產士來到,吩咐我弄好床舖,並把拑子、剪刀和其他工具消毒。我撫摸妻子的頭髮,稱讚太太的努力和辛勞、有能力控制自己的身體,和因著她的愛,女兒快將出生的事實。

我的角色其實是渺小的,特別是助產士到來之後;但感到自己像一頭獅子,守護著寶寶的出生地:處理來電 (例如親戚)和到訪者(例如郵差、速遞員和感到困惑的大廈保安員)、分配工作給朋友和自己、為助產士提供所需物品,和嘗試給予太太溫柔的支持 ── 雖然回想起來,當日我可以做得更好。

多得溫暖熟悉的家庭環境,我能放鬆自己、感到頭腦清醒、鎮定自若、自信果斷、充滿力量,能夠應付最惡劣的情況。



沒多久, 寶寶就要出生了 ── 時間過得真快,似乎不用一小時。不清楚這是否由於,太太在熟悉的環境中,沒有無謂的醫療搔擾,能集中全身所有的力量,達致身心合一 (而不是給醫療專業強行異化肉體),幫助她自己的身體,應付自然生產所釋放的強烈痛楚。

經過幾次用力推出後,寶寶的頭部顯露了出來,很快就完全出生了。原來順其自然的生產,可以不靠麻醉藥物和手術利刀,不用依賴不容挑戰的專業主義,需要的只是專注聆聽、接納和回應身體自然發出的信號,和對自身內在力量的信任。助產士馬上把寶寶抱到媽媽面前,讓她伏在媽媽的胸膛上 ── 她們相依為命了九個月,這時才首次見面!這真是最感人的一刻:縱使太太很久前已作出心理準備,迎接新生命的來臨,當她親手抱著這位漂亮、柔弱和啼哭著的小公主時,不禁歡喜若狂。



我們的情緒高漲,一切盡在不言中。

在自然和熟悉的環境,能夠看著寶寶吸吮初乳,是件使人興奮的事;母親和初生嬰兒,互相是對方的最佳禮物。

在助產士的幫助下,好不容易我才把堅韌的臍帶剪斷。這次不像仔仔出生那次般害怕鮮血,可能是由於經過幾年劏魚切肉做晚飯的訓練吧!

抱著疲倦的妻子,讓她依偎著瘦削的我;助產士則檢查小寶寶的身體。然後我接過寶寶,讓助產士協助媽媽排出胎盤。我站在大床上來回搖動著小寶寶,在這位熟手技「公」手上,她很快便入睡 :-)。她,是我的女兒,我將永遠愛她。

當排出胎盤後,太太與我把小寶寶抱到仔仔面前。仔仔當時正在看著《芝麻街》(我不愛用影碟揍仔的主意,但除了這樣,實在想不到有什麼方法轉移他的注意力達兩個多小時)。介紹了妹妹給他後,我們馬上給他一件禮物,慶祝他「升級」為「哥哥」── 這可是其中一樣減少他焦慮的把戲哩。仔仔首天有些煩躁和呷醋,不斷要求媽媽放下妹妹。但這位聰慧的孩子,很快就適應了這種轉變 (而我們多個月前就教他為當日作心理準備)。

我們對他說:雖然媽媽今後餵奶會變得很忙碌,但他每天仍能享受與媽媽獨處的時間;而爸爸將給他更多的關注 ── 當他未出生前,他的爸爸經已決心當個爸爸,並且每天增強這個決心。

相關文章 (強力推薦): 在家生育,劇痛與狂喜中誕生的母親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Where did you find your midwife? I see from the picture that she is a westerner. Is it via a private hospital?

Kris said...

I'm a ex-colleague of your wife. First, congrat to your new born daughter! I've also thought of giving birth at home (in water), but finally chose to give birth at hospital. I argee very much that when I was on the labor bed, it was very passive. I tried to use hypnobirthing but it only works before I enter the labor room. Much appreciate your choice and happy to learn that it was sucessful and poistive!
Awaiting for your wife's sharing. Highly consider to give birth at home next time!

Rgds,
Kris

Franklen Choi said...

Dear Kris, thanks very much for your sharing!!! Yes my wife is also writing down her experience, hope she can finish it! Thanks again!

Anonymous said...

蔡教授你好,我是記者,請問你是否"世貿與就業:香港建造業的例子"一文的作者?有些問題想請教!未知可否提供聯絡方法!我的電郵是adayuen714@yahoo.com.hk,謝謝!